晶澳科技(002459.CN)

深度晶澳科技遇劫:董事长被查、股价跌、订单受损、老二位置难保

时间:20-11-11 08:00    来源:新浪

原标题:深度晶澳科技(002459)遇劫 来源:界面新闻

编辑 |张慧

回A不到一年,全球第二大光伏组件供应商晶澳科技(002459.SZ)就遇到了麻烦。

11月9日晚间,晶澳科技发布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称,其股价6日、9日连续两个交易日跌停。晶澳科技称,经自查其不存在违反信息公平披露的情形。

截至11月9日收盘,晶澳科技股价报收32.83元,市值较两个交易日前缩水123亿元。

股价连跌应与其8日披露的“一把手”靳保芳被带走调查消息相关。针对6日的“提前”跌停,市场质疑存在消息泄露。

尽管晶澳科技多次强调,该突发事件尚未对其日常生产经营活动产生重大影响。但目前看来,负面影响已初显:股价暴跌、订单受损。

“中国硅王”因何被留置?

晶澳科技11月8日公告称,从控股股东晶龙实业集团有限公司(下称晶龙集团)获悉,公司实控人、董事长兼总经理靳保芳被平度市监察委员会依法立案调查、留置。

监察委员会是行使国家监察职能的专责机关,依法对所有行使公权力的公职人员进行监察,调查职务违法和职务犯罪,开展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。

“当前披露的信息还并不完整,但依照基本的法律实践,靳保芳被监察机关予以立案调查,应与相关行使公权力的人员违法乱纪的行为和事实有关联。”浙江晓德律师事务所主任陈文明律师对界面新闻表示。

依照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》,留置时间一般为三个月,如果特殊情况,可延长一次,延长期间为三个月。换言之,留置时间最长为六个月。

“靳保芳在留置期间要接受调查或配合调查,将暂时失去人身自由,不能处理公司事务。”北京夏安律师事务所律师吴月超对界面新闻表示, 虽然法律规定的一般留置时间不得超过三个月,但实务中基本把这个期限用足。

晶澳科技及其控股股东晶龙集团的注册地址均为河北省宁晋县,靳保芳也为当地人,但其留置地位于山东省青岛市县级市平度市。

针对靳保芳异地留置的情形,陈文明律师解释称,平度市或是涉案的主要犯罪行为地,亦或是涉案主要人员在平度市。

针对实施留置的条件,依照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》,其中重要一项为“被调查人涉嫌贪污贿赂、失职渎职等严重职务违法或职务犯罪,监察机关已掌握其部分违法犯罪事实及证据,仍有重要问题需进一步调查”。

此前,多位业内人士对界面新闻表示,靳保芳被留置或因与国家能源局原副局长刘宝华有牵涉,两者或存在利益输送关系。

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10月17日通报,刘宝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,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。11月5日,刘宝华被免去国家能源局副局长职务。

刘宝华现年57周岁,靳保芳现年68周岁,均为河北邢台市宁晋县人。

1952年,靳保芳出生于河北省宁晋县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,先后当过厨师、办事员、打字员、办公室主任。90年代初,宁晋县是全省有名的贫电县,县委政府点名靳保芳任电力局局长。

靳保芳和光伏系“半路”结缘,在业内享有“中国硅王”之称。

1996年,时年44周岁的靳保芳创办晶龙集团,以开发太阳能为主业,并于2005年成立晶澳太阳能,即晶澳科技的前身,后者一度成为国内最大的多晶硅生产商。

2007年,晶澳太阳能在美国纳斯达克挂牌上市。2017年完成私有化,并于2019年成功借壳登陆A股,成为首个“回A”的中概股光伏企业。

晶澳科技目前的产业链覆盖硅片、电池、组件及光伏电站,在全球拥有12个生产基地,主要产品则为组件。

根据PV InfoLink统计,2019年该公司组件出货量同比增长27%至10.26 GW,蝉联全球第二名。

今年10月25日,靳保芳出席晶澳科技有史以来最大的投资项目——义乌电池和组件项目的投产仪式并公开致辞。

这也是他最后一次公开露面。

影响有多大?

面对这一重大突发事件,晶澳科技在9日凌晨做出回应,披露了一份事发当天召开的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。

晶澳科技披露的记录表显示,经内部排查,不存在财务造假、大股东占款、侵占上市公司利益等伤害上市公司股东利益的情况。

对于董事长被调查事件的影响,晶澳科技称,其国际销售市场受影响不大;国内市场,部分央企客户订单或有1%-2%的影响。

考虑到年底抢装潮因素,光伏组件供不应求,晶澳科技短期内订单受影响程度不会太大。

晶澳科技称,其四季度订单情况已超出其产能,明年一季度订单也基本接满。

“今年四季度可能受到的影响较小。但长远看,肯定存在不利影响。”一位EPC企业高管对界面新闻指出。

该人士称,目前国内光伏电站主要由央企在投资,从避嫌角度出发,很多央企在采购上可能会倾向考虑其他公司。

今年四季度以来,国内光伏行业出现抢装潮,市场需求超过供应产能,导致组件价格上涨,造成一部分项目向后延期。但随着抢装潮结束,预计明年组件价格将出现一定回落,组件商之间的竞争会趋于激烈。

一位资深新能源分析师对界面新闻指出,鉴于晶澳科技内部的职业经理人化程度较高,靳保芳被查一事,对该公司的经营不会造成太大影响。

“目前公司分工没有变化,靳保芳主要负责公司战略决策事项,牛新伟主要负责公司日常运营工作,销售由黄新明负责,财务部门由李少辉总负责。”晶澳科技称。

牛新伟现为晶澳科技董事、副总经理、执行总裁;黄新明为该公司董事、副总经理、高级副总裁;李少辉为财务负责人,均为晶澳科技管理层的核心成员。这三大高管也罕见地集体出席了8日紧急召开的投资人会议。

牛新伟于2016年加入晶澳科技,此前历任通用电气全球研发中心资深科学家、NanoOpto纳米制造工艺工程师、正泰太阳能总工程师,具有较强的技术背景。

黄新明是晶澳科技的“老人”,2008年就已加入该公司。在此之前,他曾历任中科院物理所副研究员(副教授)、日本硅技术有限公司技术课长、日本东北大学准教授等。

接班人猜想

身为董事长并兼总经理的靳保芳,主要工作为公司的战略决策事项。这意味着,晶澳科技的决策大权,仍由年近古稀的靳保芳执掌。

靳保芳被留置期间不能正常履职,对于是否有改选董事长的计划,晶澳科技称,公司分工没有变化。靳保芳处于被调查期间,还没有确定的结果,公司董事会、股东会会按照有关章程规范运作。

“陶然和靳军淼两位各分管各自的业务,正常履职。”

上述活动记录表显示,靳军淼为靳保芳的女儿,陶然为靳军淼配偶。二人分别担任晶澳科技总裁助理和副总裁。

对靳保芳的接班者人选,外界不乏猜想。

一位业内人士向界面新闻透露,2018年底前,时任副总裁曹博曾为靳保芳的热门接任人选之一。

曹博于2010年加入晶澳科技,最初分管人力资源业务。2011-2013年,中国光伏产业因欧美“双反”陷入低迷,业务亏损的晶澳科技人才流失严重。

2011-2013年,晶澳科技连续三年亏损,分别亏损5.6亿元、16.6亿元和4.7亿元。

人力资源业务出身的曹博,先后接下公司的销售、采购、运营、供应链、财务等业务,与晶澳科技一同经历了最困难的时期。随后曹博的主管业务变更为全球营销、产品技术、光伏电站开发投资等领域,并升任至副总裁。

2018年底,曹博离开了晶澳科技。

上述人士表示,后来的种种迹象表明,靳保芳有意让其小女儿靳军淼接班。靳保芳大女儿靳军辉在河北当地政府任职。

2019年初,晶澳太阳能借壳上市前夕,“壳”公司天业通联发布的一份重组方案显示,晶澳太阳能股东在前一天作出决议,同意引入包括靳军淼及多家公司成为公司新股东。待变更完毕后,靳军淼持有晶澳太阳能的股权比例为0.33%。

靳军淼“突击”入股晶澳科技后成为助理总裁,并逐渐增加曝光度。

今年5月,靳军淼代表晶澳科技前往通威太阳能座谈交流,通威股份董事长谢毅接待并陪同,这一会面意味深长。通威股份为全球最大的光伏电池制造商、硅料龙头。

5月17日,谢毅(右)向靳军淼(左)赠送晶澳十五周年贺礼。图片来源:通威集团官网

2017年,靳军淼开始走入公众视野。当年11月,靳军淼参加致良知四合院举办的学习会并发表学习心得,表示要让企业的产品富有灵魂地走向世界。

2019年底,虎嗅网报道称,致良知四合院在培训中采取多种措施精神控制学员。这是一个以企业家为主体、王阳明心学为核心的“学习型”组织。

华夏能源网随后报道称,靳保芳是发起“致良知学习小组”的28人之一,自称头衔为“致28学员”,晶澳内部不愿意具名的人士称,靳保芳将“致良知”作为公司的重要战略指导思想来运用。

“回A光伏第一股”承压

本月底,是晶澳科技回归A股一周年的重要节点,但其眼下面临的压力依然不小。

因不愿受制于人,传统组件商开始构建自己的电池和硅片制造产能,硅片商和电池商则下拓组件销售渠道,这促成了今年光伏行业的扩产潮。

下半年开启的上游材料涨价潮更是加剧了这一现象。

光伏制造端主要有硅料、硅片、电池、组件四个环节。组件企业作为光伏制造端的最终环节,被动承载了上游传导下来的成本压力。因此,组件商们向上扩张的想法得到强化。

以晶澳科技为例,经界面新闻不完全统计,今年以来,该公司已宣布超过200亿元的一体化扩建计划,涉及硅片、电池、组件三个环节。

晶澳科技今年以来的产能扩建项目,资金来源均为自筹资金。债务融资已成为其融资的主要来源。

据界面新闻梳理,截至今年上半年底,该公司短期借款金额为60.11亿元,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金额为10.05亿元,长期应付款金额为15.08亿元,合计约85.24亿元。

同期,该公司货币资金金额仅为56亿元,小于债务融资合计金额。

截至今年6月30日,晶澳科技总资产约306亿元,总负债约217.4亿元,资产负债率为71%,处于较高水平。

但晶澳科技的资金紧张问题在第三季度得到了暂时的缓解。

截至今年9月底,晶澳科技总资产约373.5亿元,总负债约227.6亿元,资产负债率剧减十个百分点至61%。

这主要是由于其通过非公开发行股票增加了现金流入,货币资金同比增长78.45%至102.1亿元。

今年4月,晶澳科技以投建新产能为由,宣布计划非公开发行新增股份2.44亿股,募资52亿元,后通过证监会核准。这笔新股已于10月30日在深交所上市。

由于巨头们的强势扩张,今年全球组件商的排名位次或发生变化,晶澳科技很可能丢失第二的宝座。

据Globaldata统计,2019年,晶科能源、晶澳科技、天合光能(688599.SH)、隆基股份(601012.SH)的组件出货量分别为14.2 GW、10.3 GW和9 GW,分别排名全球第1-4位。

若仅从组件产能推断当年出货量情况,今年隆基股份可能超越晶科能源成为全球组件商老大,晶澳科技或后退至第三、天合光能滑至第四。

截至今年8月,晶科能源组件产能达25 GW,之后未披露新的扩产计划;隆基股份预计今年底组件产能逾30 GW;晶澳科技预计今年底的组件产能逾16 GW。

11月10日,晶澳科技开盘大跌7%,但随后出现回调,收盘报33.48元,上涨1.98%,市值为534亿元。